非常時期的人都做些什麼事?
當大東他們幾個放了她一個長假,正好讓她有時間和小麗一起照看葉子。要知道照顧一個特殊的病人,的確是會讓人感到很辛苦的一件事,更何況那個特殊的病人竟然喜歡搞突襲……
“朱麗葉!”手忙腳亂的把自己包起來,阿光臉紅地站在浴室裏。“我不是說了我在洗澡,你怎麼又跑進來了!”
“可……可是我一個人會怕啊……”站在門口,朱麗葉一臉地不知道所措。“外面在閃電,而且打雷也很大聲……我怕……”
對哦,現在外面快要下雨了,葉子最怕的就是雷雨天,也難怪她會跑進來。“小葉,你聽話,先出去等我五分鐘,我馬上就出去陪你好不好?對了,你不是剛剛還說肚子餓的嗎,廚房裏有做好的三明治,你先去吃,我馬上就好了。”
打開了所有的燈,葉子終於聽話的去廚房裏吃三明治。才短短幾個星期的時間,葉子的記憶竟然退化到認識她們所有人之前,昨天素和Pinkie來的時候,葉子認不出她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
無奈地歎了口氣,阿光換好幹淨的衣服打算去廚房裏照看葉子,路過客廳時,她不意外地看到客廳裏四處散落著的零食和雜志。收拾好客廳,葉子還在廚房裏安靜地吃著三明治,客廳裏聲音過大的電視,讓屋外的雷聲小了很多。
“小葉,肚子還會餓嗎?”給她倒了一杯牛奶,阿光給了自己一杯清水。“今天有吃藥嗎?”
想起那一顆顆白色的小藥丸,葉子皺了皺眉頭。“那個不好吃,幹幹的,澀澀的……”
說得對,沒有任何一種藥丸會是好吃的。“對,那個的確不怎麼好吃。可是你現在生病了,如果生病不吃藥的話,病就會一直都不能好哦。”
低頭想了想,葉子咬著勺子問道:“病沒好就要一直吃那個藥嗎?”
“說得對,如果你的病一直都沒有好的話,那就一直都需要吃藥。”把准備好的藥丸推到葉子的面前,阿光笑著問道:“那麼小葉是想要自己的病一直都好不了呢,還是希望自己的病能趕快好呢?”
嘟著嘴,葉子有些不情願地拿起桌上的藥丸,和著溫水吞下去。“不好吃……”
笑了笑,阿光把葉子帶到睡房裏。“呐,被子已經給你鋪好了,書也放在床頭,不要看太晚,困了就早點睡哦。”
“好!”葉子給了她一個甜甜地笑容,“謝謝!”
輕柔而舒緩的音樂伴隨在葉子的周圍,阿光把客廳裏的電視機關到最小聲。收拾完廚房裏的餐具時,正好遇上了回家的小麗。
“她睡了?”揉著有些酸痛的小腿,小麗幾乎是癱在沙發上的。
“對,剛進去沒多久,這個時候應該還在看書吧。”給小麗倒了一杯牛奶,阿光也癱在了沙發上。“我現在終於知道當年我媽有多麼的勞心了,帶個孩子真的不容易!”
脫掉穿了整整一天的皮鞋,小麗大大地松了一口氣。“以前我總覺得老媽很啰嗦,總是為了同一件事重複不停地煩著我。可是現在……突然之間,我忽然了解到這就是所謂的‘媽媽’,也許和我們想像中最好的媽媽不一樣,可是現在我知道,最好的媽媽一直都在我身邊。”
“還不算太晚。”笑著捏了捏她的臉,阿光也是一臉的感慨。“如果不是葉子的話,我也不會像你一樣,重新對‘媽媽’定義。啊,對了,你媽對Calvin的事情怎麼說?”
想到這個就頭疼,也不知道是因為Calvin藝人的身份,或是其他的什麼理由,老媽就是不同意Calvin和老姐的事情,雖然她們這幾個旁人都清楚Calvin和老姐的感情有多深,可是現在她時好時壞的狀況……
“阿光,也許……也許我們真的不應該讓Calvin再繼續和葉子在一起了,她只會成為他的累贅……”

采訪結束之後,辰亦儒呆在休息室,半點都沒有剛才的開朗模樣,情緒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低點。
“誒,Calvin這樣已經有好幾天了,我們要繼續這樣不管他嗎?”縮在化妝鏡前,炎亞綸問著同樣縮在他身邊的汪東城。
“當然不可以!”大東肯定地回答他,“可是我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啊……”
真是……真是無奈又無語啊……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他,這種事情又不是人人都會遇到的……”小小聲地說出這句話,亞綸瞄了眼沙發上的辰亦儒。“Calvin和葉子之間的麻煩事還真多,你還記得上次艾文說的話嗎?她一聽到我們說Calvin和葉子的爸媽見面之後,她好像有說過會發生什麼事或是其他什麼之類的,會不會Calvin真的在葉子爸媽那裏吃癟了?他向來都是個樂觀的人,很少看他有這樣過。”
“你們兩個在幹嘛,不換衣服嗎?再二個小時,我們就要去簽唱會了。”坐在化妝鏡前,吳尊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地把之前的面包啃完了。“你們怎麼了?”
怕怕地指了指他身後的辰亦儒,炎亞綸只是有些擔心地皺起了眉毛。
從化妝鏡裏看了眼沙發上的辰亦儒,看他那頹廢的模樣,想也知道他在煩惱著什麼事。“Calvin,怎麼樣,你還OK嗎?”
有些茫然地抬起頭,Calvin才發現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我?沒事,我很好,我只是有點……有點累了而已……”
葉子的事情他們也有聽說,雖然不太清楚事情具體發展到什麼地步了,不過依照Calvin現在的情況來看,葉子的病一定很糟糕,認識他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副模樣。
“你這副樣子叫沒事?”站在Calvin的面前,吳尊可不覺得單憑他一句沒事,就可以相信他是真的沒事了。“大家兄弟這麼久了,你以為我們會相信你說的‘沒事’?你當我們是笨蛋嗎!”
看著眼前關心著他的三個兄弟,Calvin苦笑著撫上額頭。“對不起,我並不是……唉,只是我和葉子的事情,實在是讓我沒辦法靜下心來……”
“對了,上次我和大東去PUB接小文的時候,我記得那個時候她好像有說,如果讓小葉的爸媽和你碰面的話,事情會變糟什麼之類的。”搔搔頭,亞綸記得那個時候,艾文好像就是這麼說的。
“不是啦,她不是說事情會變糟啦。”拍拍腦門,那天的事情大東記得不是很清楚,“她好像是說……啊,對了,她是說會嚇到!對啦,就是這句!不過……她的意思,好像是說葉子的爸媽會被嚇到誒。”
真是不知該對他們兩個說的話是贊同還是生氣……
“關於葉子的父母,我倒是不擔心,只要我和葉子的心一直堅定下去,我相信一定會有說服她父母接受我的一天,只是……”關於這件事,他真的是沒有想到,“葉子她……她的確是病得很重,醫生說她得的是阿茲海默症……”
阿茲海默症,身為醫師的兒子,炎亞綸當然知道它的嚴重性,只是一直都沒有想到他向身邊的朋友竟然也會有人得到這種病。
“Calvin,這種病……你確定嗎?葉子她已經確診了是這個病?”
“是陳醫師帶她們去找專科醫生確症的,所以……已經確定了,葉子的確是這個病,沒錯。”
被他們二個嚴肅的神情弄得莫名其妙的大東,實在是聽不懂他們的對話。“誒,吳吉尊,他們說的那個阿茲海默症到底是一個什麼病啊?我都沒有聽過啊!”
“它的另一個名字你應該是有聽過,就是老年癡呆症。”向大東小聲地解釋,吳尊其實也被嚇住了。“雖然就一般而言,這種病在老年人的身上是普遍會發生的一種病症,可是也有萬分之幾的機率會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身上發生這種病症。聽說,這是和與生俱來的DNA或是家族病史有關,不過具體的原因和根治的方法,好像到現在都沒有找到。”
後知後覺的大東這才知道Calvin他們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地嚴肅。“啊,可是……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咧?!葉子的身體不是向來都很健康的嗎,怎麼會突然生到這種病啊!”
“就算是她得了這種病也沒關系,我最擔心的……是她的家人。那天,和她的父母見過面之後,他們和我談了很久,伯父伯母是真的希望我能夠和小葉分開,趁這次小葉生病的機會,和葉子分得徹徹底底。”
這個……是不怎麼意外啦,只不過Calvin親耳聽到葉子的爸媽對他說出那些話的時候,應該是很傷心吧。
“那個……Calvin,你還好嗎?雖然你現在可能……不對,不是可能,應該是一定啦。Calvin啊,雖然現在你的心情一定很糟,不過你千萬不要一個人在旁邊悶啦,要記得你還有我們這群好兄弟在後面支持你啦!”
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安慰,不過總比沒有好!至少提醒了他,他還有兄弟在!
“謝了!”
好不容易終於見Calvin露出了笑容,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對了,之前是瞳瞳懷孕了,現在葉子又病了,那她身邊豈不是沒人照顧?”
“所以我才放了小文的長假,不然你以為我在幹嘛。”撥弄撥弄頭發,吳尊從鏡子裏看著他們。“對了亞綸,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幫忙問下你老爸,看臺大醫院那邊能不能幫葉子安排個床位。我覺得如果只是靠葉子的爸媽和她們幾個的來照顧葉子的話,怎麼都沒有醫院裏的專業技術人員和精密設備好吧。萬一有個……什麼突發狀況的話,好歹在醫院裏還能得到第一時間的救助。”
說得有理!雖然聽起來讓人有點不太舒服的感覺,但他說得沒錯。這類病人的確是需要專業人員的護理,再說他們身邊既然有一個可利用資源,為什麼這回不好好的使用一回呢。
“我知道了,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爸,看他能不能安排一下。”
距離簽唱會有一個小時了,有了兄弟們的支持,Calvin打起精神打理好自己的儀容,和兄弟們一起跟著向哥上了保姆車。
既然不能隨時陪在她身邊的話,在這裏窮擔心也沒有用。如果是生病前的葉子,一定不會喜歡看到他現在這付精神萎靡的模樣。至少……至少他應該保持……
“Calvin!”拍上他的肩,大東那張燦爛的大臉正對著他。“皺著眉頭做什麼,要知道,只要我們四個在一起,什麼問題都不會是問題啦!”
感謝大家對他的關心,Calvin扯出一個不算是笑容的笑容。
下車的前一秒,Calvin的手機接到一個信息,發件人是小麗。她留言說有件關於葉子的事情,她必須和他談一談。
留言裏的內容讓他很不安,沒有任何原因,他覺昨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願不是他想的那樣。
“Calvin!”把愣神的Calvin擔回現實,大東奇怪地看著他,“你還好嗎,剛剛你又走神了,出什麼事了嗎?”
“嗯……沒什麼,只是一通留言而已,沒什麼的。”關掉手機,現在是他工作時間,僅管那通留言讓他感覺不是很好……
然後,硬撐的結果就是……整場簽唱會他都不在狀態,幸好還有其他三個人可以幫他打圓場。至少在場的粉絲們沒有發現,至於經紀人向哥嘛……主持人應該已經向他報怨了才對……
四個人老實的呆在化妝間個自做著自己的事情,經紀人向哥黑著一張臉看著他們幾個,真不知道是該為他們的兄弟情誼拍拍手,還是該好好的狠罵他們一頓!
“不要都不說話!”他被氣得頭頂都快要冒煙了,“你們到底誰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給我好好解釋一下剛剛在臺上的事情!”
向哥平時是很好說話的一個人,只要不去惹毛他,不管向他提出什麼要求,差不多他都會答應。只是這一回,向哥是真的被他們幾個氣到了。
“向哥,對不起,剛剛在臺上,是我不夠專心的緣故,他們都是被我影響到了,全部都是我的錯。”老實的對向哥承認錯誤,Calvin不想看到大家都因為他的緣故而被向哥罵。
“你不夠專心?!你不夠專心!!”像是受了什麼嚴重的刺激,向哥差點怪叫了起來。“雖然你們幾個平時愛胡鬧,總是喜歡搞些什麼冷笑話之類的;但總歸你們做事還是很有分寸,可是……可是這次怎麼會這麼離譜!”
四個人低著頭被向哥狠狠地訓了一頓之後,他們幾個都被向哥關進了練舞教室。向哥交代,他們必須在這裏把那些安排在演唱會上要表演的舞蹈全部練熟為止。
在演唱會那天來到之前,如果他們之中有任何一個對舞步還有不熟練的情況的話,那他們四個誰都不能回家。
“別想給我混!我可是會來驗收結果的!”
結果向哥一句話,他們幾個就真的哪裏也去不了,連去洗手間……都只能用練舞室裏面的那個唯一的一個單間廁所……
“該死!”坐在地上,辰亦儒懊惱不已。
他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心思呆在這裏練習,他只想立刻回到葉子的身邊!
看著她,守著她,他不希望……不希望對她來說,他只是一個陌生人……
“Calvin,別想太多了。”用猜的,都猜得到此刻Calvin最擔心的一定是葉子,但是現在他們幾個誰都出不去……
“各位帥哥!想念本小姐我嗎!”
原本安靜的練習室被這道突如其來的吵鬧聲給打破,四個人全都皺著眉頭看著門口那個進來的……屁股?!
好不容易排除萬難,終於只露了一截屁股,到現在終於整個人都擠進了練習室,艾文可是擠得滿腦袋都是汗。
“哈嘍!雖然並不是很長沒有見面,不過在你們閉關的這段時間裏全部都是由本小姐負責你們的一切事務,所以你們情願也好,不情願也罷,都一定要配合我哦!”
“小文?!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忙著把占了她兩手的便盒分給他們,艾文根本就沒空抬頭看他們一眼。“當然是向哥叫我來的,他沒和你們說嗎?你們簽唱會一結束,向哥就叫我到公司待命。可是我到的時候,你們卻一直在會議室裏開會,害我一直被總監呼來喚去的。”
接過她遞來的便當合,炎亞綸驚呼不已。“哇,小文!這些都是我最愛吃的菜誒,上次大家聚餐的時候,你根本就沒記住我們幾個誰都愛吃些什麼,結果現在我們四個人手上的便當裏,全部都是我們自己愛吃的菜色!你什麼時候全部都記起來的?”
“怎麼可能記得住啊!”忙著開自己的便當盒,她錯過了吳尊從滿懷興奮到失落的樣子。“不光是我,我們幾姐妹啊,大概只記得禹哲愛吃什麼吧。至於這些便當嘛,我是依照向哥給我的紙條上來配的菜色啦!”
“紙條?”
“對啊,紙條。”咽下嘴裏的一切雞肉,艾文繼續和排骨戰鬥,“向哥把你們愛吃什麼全都記在腦子裏了,他好厲害哦,而且他還排好了你們這一個星期每天三頓的菜色,看上去都是營養又可口的食物!他說因為你們在演唱會之前,都會呆在公司集訓,所以特地叫我過來照顧你們一切的生活瑣事。他還特別交待,這段時間裏,你們只能使用公司裏面的那幾間VIP休息室和裏面的浴室還有這間練習室,其他的地方你們都不能去,他也已經交待了其他們同事要隨時盯著你們,所以就算是向哥不在公司裏,你們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練習舞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uxi 的頭像
liuxi

liuxi(文羽的异想世界)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