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輪海的四子已經閉關訓練三天了,這三天裏,向哥每天都會到練習室看他們的練習進度。雖然向哥對外面的媒體記者們都做了他們需要閉關的說明,但是愛異想天開的八卦狗仔們,還是編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新聞出來,看得瞳瞳她們是好氣又好笑。
“誒,這個新聞會不會太瞎了點?”左手拿著報紙,脖子上夾著電話,右手拿著啃了一半的蘋果,瞳瞳說得有些口齒不清。
輕輕擦掉瞳瞳嘴邊的果汁漬,小綜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電話不要講太久,對寶寶不好。”
笑著對他揮揮手,意示她已經知道了,瞳瞳接著和電話那頭的唐禹哲討論。“向哥不是已經向媒體們說明了他們閉關的原因了嗎,怎麼他們還能寫這麼多沒邊沒譜的事情出來?”
“這就是那些八卦記者們的工作,為了創業績,他們什麼不敢寫啊。”
說得也對,反正是打著娛樂的招牌,最多也就是登報說明之前報導錯誤而已。
“對了,之前素一直說要搬家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們弄得怎麼樣了,她們都說不需要我操心,小綜也說搬家的話,不准我動手。害我都不知道現在情況到底進行到哪一步了,你最近有去那邊嗎?”
“有是有啦,不過只是偶爾,搬家的事情現在已經交給小麗和阿光了,素因為一直在忙秀的事情,所以都抽不出時間來。不過聽說,那邊的房子已經裝修得差不多了,你沒去新房子那裏看看?”
新房子?根本就沒有去過,以前倒是想去的,沒想到會碰上了懷孕。那個時候新房子還在裝修中,小綜和素她們根本就不讓她去那裏,說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受傷什麼之類的。結果到現在為止,她都沒有去看過新房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我懷孕誒,她們根本就不讓我靠近那裏。不過我看過房子裝修之後的效果圖,看上去房間都裝修得很不錯。”
“那只是效果圖而已,又不是看到了實物,幹嘛現在就那麼滿意啊。”
嗯……說得也是!
看到小綜倚在廚房門口敲了敲他的手錶,瞳瞳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誒,不能再說了,他已經在替寶寶抗議了,我掛了啊,有事聯絡我。”
掛上電話,圈住小綜低下的頸項,瞳瞳重重地吻了上去。
“嗯!好痛!”捂著嘴角,瞳瞳的眉頭都皺到了一起。
“當然會痛,你直直地撞到我的下巴,不痛才怪。”揉著自己的下巴,也輕揉著她的嘴角。“還好吧,需要用冰塊冷敷一下嗎?”
“不用了啦,我現在不想碰冰的。”輕輕地也揉了揉他的下巴,瞳瞳突然拉住他,“綜,我突然好想喝你上次做的那個玉米濃湯哦,你再做一次好不好?”
親昵地點了點她的小鼻頭,雖然在吃中飯前,不應該讓她吃別的東西,可是只要一看到她那雙水潤的大眼睛,他就沒辦法說出拒絕的話。
“好,我知道了,不過因為快要吃中飯了,所以我不會做太多。想再吃的話,頂多晚一點再做給你吃好了。”
“嗯!還是綜最好!好愛你喔!”
看著他廚房裏忙碌的身影,瞳瞳突然覺得鼻子有些些酸。“綜以後一定會是一個非常溫柔的爸爸,既體貼又會做好吃的東西,萬一以後把寶寶給寵壞了可怎麼辦?”
“那你就做一個嚴厲的媽媽好了啊,既然已經有了我這麼一個溫柔的爸爸,那當然就需要你來做一個嚴厲的媽媽吧!”
“才不要咧!那樣的話,寶寶一定會討厭我的,我要做那個溫柔的好媽媽,你就去做那個一天到晚板著臉的爸爸好了!”
“你哦,還真是不知道害羞呐!”

抱著筆記本電腦,艾文整顆腦袋幾乎都要埋了進去。雖然是和四子一起呆在練習室裏,不過因為戴著耳機的關係,所以她可是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誒,大東,停……停一下吧,好累哦……”跳到快要虛脫的炎亞綸實在再也跳不動了,整個人都癱在了地上。“奇怪了,她到底對電腦在看什麼啊,都看一整天了。”
“誰知道啊……呼,累死我了,給我一瓶水。”向辰亦儒伸了伸手,大東臉上的汗可是成堆成堆的往下流,“累死人……向哥,讓我們休息一下啦,我想先去洗一下,渾身都是汗真的很不舒服!”
看到四子全都癱在地上沒力氣再動一下,向哥也知道自己這幾天的確是把他們操練得太厲害了。
“好了啦,今天就到這裏為止,放你們半天假,有什麼要做的快點去做吧,明天可就沒這個機會了!”
特訓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可以有半天假期放了,大家都興奮得……全都癱在地上,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想做什麼也只有等力氣恢復了再做……
“誒,你們說小文在那個角落裏看什麼呢,我們在這裏的練得都快要斷氣了,可是她看上去好像還很開心似的,真是讓人很不爽……”
“認命吧你!”受不了亞綸那酸溜溜的語氣,辰亦儒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腦袋,“我還有事要先離開一下,晚飯前我會回來的。”
“嗯?Calvin你要走了嗎?”摘掉耳機聽到辰亦儒的最後一句話,艾文連忙抱身邊的一個包包遞給他,“這個,需要麻煩你一下了。這裏面都是需要放回家的東西,如果正好素在家的話,你就說這是我讓你帶回去的,就說是照著她給的清單買的就行了。”
試著拎了拎那個包,份量還不小。“我說你這裏面裝的都是些什麼啊,感覺很重……”
“小文,你到底在看什麼啊,讓我看看……啊,搞了半天你是在看這個啊……”
“對啊!對啊!這部片還蠻好笑的,而且禹哲在這裏好帥哦!那個粉紅色的毛衣在他身上,還真是配得恰到好處!”
搞了半天,她根本就沒有在聽他說話嘛……
“粉紅色的毛衣?啊,原來你是在看這個啊!”趴過去湊在亞綸和艾文的身邊,看到他們在看的東西之後,大東的嘴都要裂到耳朵後面去了。“艾文,這裏面你最喜歡哪個角色?”
“裕次郎啊!”
熟悉的名字讓原本還在和辰亦儒說話的吳尊回過頭看了他們一眼,“Calvin,剛剛說的事情麻煩你了,然後……回來的時候,記得帶些零食和餅乾,如果小文再繼續把那些泡面當零食啃的話,我看等我們集訓完,她也變成一個小胖妹了。”
說得也是,他們在這裏呆了三天,她就已經啃了七包泡面,照這個進度下去的話,她的確是有可能會變成一個小胖妹。“行了,我知道的,他們幾個就交給你了。”
拿起所有需要他帶走的東西,Calvin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這個吳尊啊,平時沒事就愛東想西想,如果他不是想太多的話,大概他就早得到他心中所想的了。
“你們在看什麼?什麼裕次郎?”擦拭著身上的水漬,吳尊裝做不經意地探聽著他們的對話。
“就裕次郎啊,我好喜歡它哦!”
“噗!”差點被水嗆到,吳尊被艾文突然冒出來的話嚇得不輕。“你喜歡誰?裕次郎?一個日本人?”
三個人全都傻眼地看著他。
“呃……如果是嚴格來說,裕次郎……也能算是日本籍的吧……”不知道自己說得對不對,大東看向其他人。
“單就這個名字來說的話,是日本的沒錯啦……”對著電腦左看右看,艾文還是比較喜歡現在的這個。“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臺灣這個品種的,而且……吳尊先生,術語中我們稱之為犬類,按俗語的說法是——狗狗。”
這回是換吳尊傻眼地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幾個。裕次郎……裕次郎……這不就是他在拍《花樣》的時候,劇組裏那條狗在劇裏面名字嘛!虧他還和它一起在劇組裏呆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結果他現在竟然連它在劇裏名字都忘記了!
“吳尊,我現在要去給他們買些吃的回來,你有沒有什麼是需要我帶回來的?”
看到艾文一臉認真的拿著筆記本在記,吳尊有些好笑地敲了敲她的額頭。“你在幹嘛,變外賣小妹啊。”
“嗯?有嗎?”回身看了看,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哪里。“哎呀,不要管那些了啦,你要帶些什麼回來?蛋糕還是便當?”
嘖!這個丫頭,完全把他當成只知道吃的人嘛!“蛋糕啦!要香蕉口味的哦,還有芒果的!”
“好,香蕉的……還有芒果的……”記下大家需要她帶回去的東西,艾文又數了數錢包的現金。“嗯,差不多這些應該就足夠了,還有向哥交代要買舒緩筋骨的藥膏……應該夠吧,算了,先去了再說。”
“小文,等一下!”在包包裏掏了半天,終於掏出了一封信出來。“這個!這個幫我寄一下!”
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艾文都不明白為什麼亞綸會突然想要寄一封信出去。
“亞綸,這個東西……你要寄同城的信?!上網發郵件給對方不就好了,幹嘛還這麼老套的要寄信啊?”
“你……幫我寄就是了,不要問那麼多啦!”
這還是艾文第一次親眼看到亞綸一臉通紅的模樣,新奇得不得了!“啊!你臉紅了誒!炎亞綸你竟然還會臉紅誒!!!”
“廢話!是人都會臉紅的啊!世上哪會不會臉紅的人啊,你……你幹嘛吼那麼大聲啊!”一把搶回在她手上的信,炎亞綸一臉通紅的藏在身後。“不要你幫忙了,我……我自己去寄好了。”
“誒,你現在是生氣還是害羞啊,開一下玩笑都不行哦。”輕扯他的衣角,艾文討好地在他的身邊轉個不停。“只是開玩笑嘛,不要生氣了啦!臉紅就臉紅嘛,我也經常臉紅啊,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更何況,臉色紅潤一點,臉色也好看一些嘛,不要生氣了啦!”
不理會艾文的討好,捏著手裏的信封,炎亞綸撇著嘴躲到角落裏。“不想理你……”
第一次看到向來愛笑樂觀的亞綸撇嘴彆扭的模樣,她真的是……真的是……她不是故意要笑的啦,只是他那個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讓她都快要忍不住上前去捏他的臉了。
努力忍住笑意,艾文蹲到他旁邊。“有喜歡的人了哦,有什麼好害羞的。喜歡就追嘛,你看小綜和Calvin,他們不也是喜歡上了就去追,光是你自己在這裏害羞有個什麼用。情書是很浪漫沒錯啦,可是光用這個東西能追到女生才有鬼咧!”
“那……那要怎麼做?”
看到他終於肯理會自己了,艾文小興奮了一回。“追女生還能怎麼做,你又不是沒追過,不然你還可以去問小綜和Calvin,他們二個可是連我那兩個難纏的好姐妹都搞定了。只要你喜歡的那個女生不是屬於……呃,屬於我們這一種‘類型’的話,應該是會很好追才對。”
仔細想想她們這幾個人……真的是不正常的一群女人,幸好伊琳她……應該不是吧,也許……也許他該先確認一下……
“那個……小文啊,信暫時不用幫我寄了。”亞綸有些緊張地捏緊了手裏的信,老實說,對於那個女生,他是真的很喜歡她,可是他卻並不是很瞭解她,萬一她也像艾文她們一樣,喜歡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的話……那他們四個豈不是真的……“我想你說得對,也許我該讓Calvin教我幾招,再向她表白,這樣說不定成功的機會會更大些。”
“嗯……有理!那我先走了哦,有事打電話給我。”
看著她拿著隨身的包包出了練習室,炎亞綸覺得自己松了好大一口氣。看來他要再多瞭解一下那個女生,他一定要弄清楚,看她是不是和艾文她們有同樣的嗜好!


趁著出來的空檔,Calvin順路到了葉子的住處,雖然現在她應該已經不記得他了,可是他現在滿腦子想的只是想見她……想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咦?你是哪位啊?”打開門的葉子,滿臉好奇地看著門口這個穿著簡單但又氣度非凡的男人。“哥哥是來找誰的?”
哥哥?她……一點都不記得他了嗎?“你……不認識我了?”
“我該認識你嗎了?”好奇地滿眼打量著他,葉子似乎從記憶中找到了一點點模糊的影子。“對哦,以前……以前好像是……”
“小葉,門口是誰啊?不要隨便把陌生人放進來哦。”伴著聲音,阿光沾著滿臉的麵粉跑了出來。“小葉,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咦?怎麼是你?”
看到阿光的反應,葉子知道自己放進來的不是“陌生人”,開心地拉著阿光的手不放。“光姐姐,你也認識他吧,那他就不是陌生人了哦!”
阿光和Calvin面對著此時的葉子,都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像什麼都能說,又好像說什麼都是錯……
“那個……別總是站在門外,先進來吧。”拉著葉子進了客廳,“我先帶她去吃藥,你先自便吧,廚房裏有新鮮的果汁,我就不招呼你了哦。”
進屋放下手裏的東西,隨著她們的聲音跟到了葉子的臥室。看到阿光像是哄孩子似的哄著葉子把手裏的藥丸給吞下去,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揪了一把,明明……明明他才是那個最應該守在她身邊的人,就因為他的遲疑……
如果當時……如果當時他能夠下定決心,那麼現在陪在葉子身邊的人,只有他。只有他才是那個最有資格陪在她身邊的人……只有他……
“Calvin,怎麼站在這裏?去客廳裏坐吧,你來,是有事吧。”
給他倒來果汁,阿光等著他向自己提問。
“其實……其實我只是想來看看她好不好……”
“為什麼不去爭取呢?”之前明明就是甜蜜的一對情人,卻似乎是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二個陌生人?如果說葉子是因為生病的關係,那他呢?為什麼在葉子病了之後,就一直沒來過?
“爭取?那次小麗找我談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吧。她說,現在的葉子已經忘了我,忘了和我的相識,忘了和我一起的許諾,忘了我們在一起開心快樂又甜蜜的日子。以前,我是她的男朋友,可以名正言順的和小葉在一起,可是現在的我已經被她遺忘了,哪怕小葉是無心也好,我也已經沒有任何資格可以陪在小葉的身邊。更何況我現在還是藝人的身份,更不可能會時時刻刻的陪著她,以小葉現在的狀況,只要她身邊一旦沒有人陪著,她就會有危險。”
“所以你認為,對小葉放手,才是對她最好的選擇?”看來當局者迷這句話,還真是說得沒錯啊。“身為藝人的你,也拍過好幾部的偶像劇,那些劇裏面的對白你比我熟,所以那些對於愛情的道理,你知道的一定比我多。可是為什麼當你自己真正的成為那個男主角的時候,卻看不透呢?”
看不透啊……應該就是這個吧,
“你啊,就是想得太多。”端起一旁的茶壺,把Calvin面前的茶碗續上熱茶,“你當我是小女人心思也好,當我不懂事也罷。雖然這只是我的個人想法,但其實女人心裏想的也就只是這麼多。”
不明白阿光說的是什麼,Calvin一臉疑惑地看著她。
“愛情對於女人來說,比生命還要重要。對於我們來說,和我們相伴一生的男人就是我們的全部。一段愛情,一個家,為了能夠守護住這二樣東西,就算是要失去我們的全部為代價,我們也在所不惜。所以,同樣的,我相信葉子的心裏,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如果你現在僅僅是因為她現在的病情,連爭取也沒有,就輕易地放棄這段感情的話,她一定會很傷心。”
“輕易?!怎麼可能會是輕易!”Calvin大聲地反駁著阿光,“如果真的可以輕易就放棄的話,我現在就不會……”
無法過多的解釋什麼,Calvin無力地靠進沙發裏。能說不是嗎?當小麗和她父母,要求他和葉子分開的時候,他的確是什麼話也沒有說,看到二位長輩那麼誠懇的請求他,那句拒絕的話,他怎麼也說不出口。所以事後,他自己也很後悔,為什麼當時會說不出口?為什麼當時沒有果斷向他們表明自己的心意?哪怕小葉從今以後都不會再記起和他以前在一起日子,那又怎麼樣……
是啊,就算他和小葉最終的結局是那個的話,那又怎麼樣;就算小葉忘記了他們之間的愛情,那又怎麼樣!只要小葉和他還在一起,只要小葉的心裏還有一絲絲他的影子存在,他就有辦法讓她再次愛上他!
所以,他不會放手!死都不會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uxi 的頭像
liuxi

liuxi(文羽的异想世界)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